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九百零二章 一個解釋

作者:關中老人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

    第九百零二章 一個解釋

    京滬高鐵,目前國內最繁忙最掙錢的高鐵,年盈利在百億以上,08年開始建設,11年6月通車,15年開始盈利,遠比當初項目方提出來的五年建設五年盈利的預測真正提前了四年。

    對于很多旅客來說,選擇高鐵帶來的不僅僅是方便和舒適,比如喜歡抽煙的旅客沿途可以下車抽煙,這是飛機完全無比比擬的,當初還有專家預測說絕對沒有這么多旅客,可京滬沿線全部都是東部沿海發達城市,這里聚集了中國多少人口,怎能沒有客流,聽說已經在策劃京滬高鐵二號線了。

    今天,從上海虹橋出發的一列復興號迎來了幾位貴客,整個商務艙都已經被包下,坐在中間位置的是位年近百歲的老太太,老太太雖說滿頭銀發滿臉皺紋卻又和藹可親,看起來很是平易近人,任誰都猜不到這位老太太的身份,不過商務艙的那位乘務員早已接到了通知,服務的時候更是如履薄冰。

    老太太旁邊位置是位看起來就很有氣質雍容華貴的婦人,很是悉心的照顧著老太太,隔段時間就要詢問老太太身體情況,生怕老太太出了半點差錯,因為這位老太太不是別人,正是她的老母親。

    老太太自然是朱家老太太,貴婦人也就是朱清文了,今天老太太時隔八年再回北京,朱清文自然要親自陪同,除此之外還有兩位保姆和三位醫護人員,朱嘉佑今天也陪同外婆回北京,他是想見見那位可能正在經歷人生中最大困難的表哥。

    朱長順穩住了老太太,朱清文以為她就能勸住老太太,卻沒想到老太太這次的決心如此之大,這讓朱清文始料未及,最終只能妥協,因為連那位身居高位的大哥都妥協了,她還能說什么,畢竟這是她的老母親。

    “媽,您先瞇會吧,還得一會才能到呢,快到了我再叫您”朱清文握著老太太的手低聲說道,她這一路是提心吊膽,老太太的身體可不比八年前啊,何況老太太還沒坐過這高鐵,誰知道會出現什么問題。

    老太太揮揮手道“我還不困,一會困了再睡,八年沒出過上海了,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樣了,我得看看咱們國家的變化啊”

    老太太也是革命出身,跟著老爺子走南闖北了大半輩子,他們的命運伴隨著共和國的成長,心中那家國情懷不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減少,所以老太太才會這么說。

    朱清文笑著點頭道“好,那您就好好看看,這沿途一路讓您看個夠”

    老太太繼續望著窗外,朱清文則處理事情,北京那邊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到時候那位嫂子會親自前來接他們,至于那位哥哥則公務纏身走不開,老太太也不喜歡那么太過招搖,不就是回北京嗎,這都老地方了。

    目前的安排是,回北京后老太太會直接住到香山那邊的某小區,小區自然的級別規格自然很高,不是普通人能住進去的,那里也有不少老太太的老朋友,平時也能有人陪著老太太說說話,以前老爺子退下來幾年后就搬到了這里,剛開始的時候他們住在府右街那附近,不過老爺子覺得不方便就搬走了。

    不管是朱清文還是其他人,都還沒有告訴秦家姐弟老太太回京的消息,就連朱嘉佑都被嚴格警告,如果要是他偷偷泄密,回家就打斷他的腿,朱嘉佑難得見慈愛的媽媽如此嚴肅認真的樣子,瞬間嚇的就打了個激靈,哪敢偷偷泄密啊,除非他是不想混了。

    這會朱嘉佑正在聊天,新談了位女朋友,上海音樂學院的才女啊,家里還是書香門第,朱嘉佑喜歡的不得了,天天屁顛屁顛去找人家美女,那位美女總是不悲不喜的樣子,說話更是柔聲細語,讓朱嘉佑很是享受,也不知道這次是動真格的還是繼續鬧著玩。

    朱清文對朱嘉佑管的不是特別嚴,但是她也是有底線的,畢竟朱長順的身份在那擺著,現如今這社會坑爹的兒子多的是,所以一旦發現朱嘉佑有越線的苗頭,立刻就會將這苗頭扼殺住。

    其實朱嘉佑新交的這位女朋友就是上次讓秦升借錢幫忙的那位女孩,這種事情朱嘉佑不愿意找別人,他也沒什么太多的零花錢,更不敢給家里要,如果是外面的錢還怕出問題,最終就找到了財大氣粗的表哥這里,反正借了一時半會也不用還,他自然就沒有壓力了。

    不過這件事情后來還是被親哥給知道了,相比于朱家其他人,朱嘉佑那位親哥對他是特別嚴,還好朱嘉佑并沒有回來,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朱嘉佑聊的挺嗨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就會上揚,任誰都能看出戀愛了,朱清文好笑道“嘉佑啊,什么時候把女孩帶回家讓我看看?”

    朱嘉佑頭也沒回道“改天……”

    剛說完就瞬間回過神了,連忙解釋道“媽,你在說什么啊,我這聊點事情,什么女孩帶回家的”

    朱清文瞪眼兒子道“我還不知道你,我可警告你啊,要是想好好談戀愛,就要對人家女孩負責,別禍害人家姑娘,你那些破事別以為我不知道”

    朱嘉佑瞬間慌了神,不過他也沒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無非就是談過幾次戀愛,但是每次都是真心對待,只是后來才發現別人是另有所圖,要么就是知道他的家庭背景以后主動離開,這讓他也無可奈何。

    老太太這時候替外孫說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咱們嘉佑又不是什么壞孩子”

    朱嘉佑立刻順桿爬道“還是外婆懂我,外婆你真好”

    “別貧嘴”老太太冷哼道。

    朱嘉佑立刻乖乖閉嘴,繼續和那位才女聊天了,一想到她在夏天的傍晚,穿著一身白裙子帶著絲絲小姨向他走來,微風吹散了她的頭發,周圍是路人竊竊私語,他那個時候就覺得全世界最他幸福。

    傍晚時分,朱家一行人終于到了北京南站,這輛車停靠的位置也比較特殊,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有意為之,停在了最邊上的一號站臺,朱嘉佑尚未下車就看見窗外停著幾輛軍車,顯然是舅舅安排接他們的,有時候朱嘉佑很感慨他投胎在了這樣的家庭,似乎有著很多常人無法想象的特權,可是朱嘉佑有時候壓力又特別大,至今為止他還沒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

    沒工夫去想這些,朱嘉佑連忙起身下車,下車后立刻乖巧的推著外婆的輪椅,這點小機靈他還是有的,不然整個朱家上下都那么喜歡他?

    吳婭君已經等待多時了,看見老太太下車以后就快步走了過來,笑著跟老太太等人打招呼,雙方沒有寒暄客套太多,就立刻上車離開了北京南站,畢竟這路上還要耽擱不少時間。

    不知為什么,朱嘉佑沒有和外婆舅媽他們同乘一輛車,而是隨便坐在了后面那輛車上了,等到上車以后朱嘉佑長舒了口氣,終于可以擺脫老媽的視線了,這個時候朱嘉佑不動聲色的難處手機發了一條短信。

    短信內容:表哥,冒著生命危險告訴你一個消息,若想知道,速速回復。

    發了短信以后,朱嘉佑就焦急的等待著,這次他可真是冒險了,這要是被老媽知道了,回去以后誰知道要受什么慘無人道的折磨啊。

    幾分鐘后,短信回過來了,內容:速說。

    朱嘉佑抬頭看眼前面的司機以及其他人,立刻低頭回道:我可以告訴你,就是那個……

    這次朱嘉佑沒有等待,消息就已經過來了,內容:錢不用還了。

    朱嘉佑嘴角上揚,立刻回道:上道。

    下一秒消息就又過來了,內容:消息。

    朱嘉佑深呼吸了口氣,才緩緩打字道:外婆到北京了。

    這次,朱嘉佑再也沒有收到消息了,因為那邊的秦升已經震驚的不知所措了,外婆回北京了?

    ……

    四九城六叔的小院里,那位貴客悄然而至,看起來歲數不小了,估計七老八十了,這個年紀還跑出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角色的,何況他的身邊還跟著那位極其危險的男人。

    六叔已經等待多時,這個地方絕對沒有外人進來,全都是他的心腹們,保密級別很高,禁止任何人靠近這里,因為他今天見的這位貴客,可是秦家這些年的宿敵,當年秦升母親的意外去世,就是出自這位貴客之手,所以如果要是讓朱家知道了這件事,六叔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秦家對他無可奈何,朱家也會全力以赴的對付他,以朱家如今的影響力,他可真就惹大麻煩了。

    六叔坐在紫檀椅上,見到那位老人進來以后,立刻起身笑臉相迎道“老哥,等你很久了,我們又見面了”

    那位步履蹣跚的老人佝僂著藥,眼睛微微上揚瞥眼六叔道“老六啊,你該給我一個解釋了,我想要的可不是這些,這就是你的本事?”

    六叔瞬間有些緊張,因為至今為止他也不知道這位老人的能量有多大,但是他可以確定的是,老人如果想要他的命,絕對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因為針對秦家的幾次刺殺,都是老人這邊派的人。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村不起眼的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