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七章 威信

作者:奪鹿侯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張居正的分析非常正確,都察院在嘉靖后是有問題的,但這并非都察院的問題,而是整個大明官場出了問題。

    明朝的言官品級普遍都不高,但天上地下沒有他們不能節制的,這套系統非常先進,至少在大明同時代的所有國家,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擁有像明朝這樣的監察機構。

    但同樣這樣先進的監察機構也有一個很嚴重的弊病:風聞奏事,這是太祖皇帝朱元璋給他們的權力,是言官的精髓也是言官的毒藥。

    風聞奏事給了言官隨便聽到任何事都可以拿來彈劾官員的權力,而被彈劾的官員則在言官手本送達朝廷且并未被皇帝留中,就只能停職回老家且上書自辨。

    就是說言官上書說:陳沐是個大傻子。

    這封手本如果沒被皇帝留中,陳沐就必須上書自辨:論陳沐不是個大傻子。

    小到知縣、大至督撫部堂、內閣成員,言官一封信你就得回家歇著,朝廷查證沒事,你才能回去繼續工作,而言官是沒有任何懲罰的。

    因為太祖皇帝給了他們風聞奏事的權力。

    但萬歷覺得在他的時代,不行。

    “不是風聞奏事不行,是朕不行。”

    乾清宮里,低矮龍床上擺著小方桌,盤著腿兒的萬歷端著茶壺向桌上三只茶杯依次倒滿,瞇著眼神神秘秘地低聲道:“朕覺得老師是有意不讓朕知道這些,只說是官員風氣壞了。”

    乾清宮的龍床茶話會與會者除了萬歷還有潞王和宦官王安。

    小潞王兩眼亮晶晶地看著茶杯,兩只小腿岔成八字;王安則端著拂塵正襟危坐,其實這倆人都既不能聽懂皇帝在說的是什么事,也不能明白皇帝心中所想,因此只能緩緩點頭回應皇帝。

    這一點上稍長幾歲的王安要比潞王強,他還是能搭上話的:“爺爺何出此言?”

    “風聞奏事,太祖爺爺定的,可在洪武年出過這樣的問題?沒有。為何到朕的爺爺父親,風氣就壞了?”

    萬歷是很會找問題的,他自問自答:“老師只說風氣壞了,所有官吏都有問題,但這并非言官從奏事變成今日黨同伐異的理由,天底下沒有這樣的道理……他以為朕不知道,朕都知道。”

    說著,這坐擁四海八荒的皇帝悄咪咪道:“因為有人看見了,看見徐閣老用言官斗倒了嚴閣老,老師又和高閣老斗一起用言官斗倒了徐閣老,老師又用言官斗倒了高閣老。”

    “朕給吏部算過賬,對,就和幫戶部算賬一樣,每一次斗爭開始都有好幾批言官因言獲罪;待塵埃落定,一部分言官又會因各式各樣的人舉薦、內閣一同意,重新進入朝廷,官職都比過去高。”

    萬歷對潞王挑挑眉毛,把茶杯推過去,道:“都以為朕不知道,這風氣就是他們斗來斗去弄壞的,當然不光是言官有問題,給他們說話、辦事的不單單言官,事后得到獎勵的也不單單言官。”

    “只要有第一個得到獎賞,此后便前仆后繼;原本是寧可做言官也愿意留在京師做京官,現在根本沒人愿意外放,外放都是苦差事,在京師只要趕上一次內閣斗爭,站對位置幾年就能升到五品。”

    說罷,萬歷的表情驕傲極了,小頭兒一揚,道:“他們都不知道,朕有朕的眼線,什么都知道!”

    別看他說的驕傲,其實他哪兒有什么眼線,實際上他真正想表達的意思是:朕也該有自己的眼線了。

    其實在朱元璋的規劃里,言官天然就是皇帝的眼線,這些人位卑權重、年輕氣盛,無官場摸爬滾打久了落下的那些弊病,又足夠正義,雖脫于文官自成一派,但終有一日還是要回到文官隊伍當中。

    他們天生就該是皇帝的人。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任何官員都會知道自己侍奉的皇帝是什么樣的人。

    朱元璋給言官前所未有的權力,可在洪武年間,恰恰是言官最不敢風聞奏事的時代……倘若非證據確鑿,哪個敢在朝堂上亂說什么,弄不好就被剝皮實草掛到衙門口去了。

    朱棣時代也差不多,一來有太祖余威,二來這四叔把侄兒都辦了,又豈能是個好忽悠的。

    良好的官員風氣一直維持至正德,人們已經不太畏懼嚴刑峻法,但也管不住武宗;真正的分水嶺就是嘉靖。

    道君皇帝內斂的性情與故弄玄虛的玩弄權術令皇室失去了言官這些天然耳目。

    “如今再想把人心收回來,可就難嘍!朕必須先建立威信,就從讓諸省學政修小學開始。王安,你去軍事室把朕的小本兒拿過來……算了,別拿了,朕記得是二百七十多。”

    “讓戶部一邊修小學一邊修路,修出來的官辦小學要與社學不同,學朕的教材,過兩年再開科舉新科……這也太久了,老師近來身體不太好,朕得趕在老師致仕前把吏部的權力拿到手里才行。”

    在萬歷看來,張居正致仕是個極好的時間點,致仕前他不可能明目張膽的找張居正要這份權力,致仕后又很可能讓下一位首輔依然攥著張居正過去的權力。

    所有他必須在張居正致仕后的一段時間里拿到吏部于戶部的權力,這意味著威信要達到頂峰。

    讓人對他的話不容置疑。

    不論內閣還是司禮監。

    想了很久,萬歷對王安問道:“司禮監掌印太監,宮里有沒有像樣的人選?老師致仕,馮大伴兒也得走,朕對內閣首輔倒是有人選,唯獨司禮監不知能用誰。”

    像樣的人選?這可太讓王安犯難里,宦官里像樣的人不少,可能做司禮監掌印的不多,還都是馮保的人。

    他還沒想出誰能做,皇帝再一次自問自答:“陳矩可以,他與張閣老都精通外洋事,還真是個好人選。”

    “張閣老?”王安想了想才分析出是哪個張閣老,幾個內閣輔臣里只有張翰跟外洋事沾點邊,道:“恐怕張翰并非張四維與申時行的對手,陛下這樣會讓他們內斗更厲害。”

    “無妨,張閣老到時不必與旁人斗,只要他能幫朕頂上一年半載就行。一年半載,朕就能取得威信,這世上還有什么比重立兀良哈三衛更能立威的事呢?”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村不起眼的商机